• <ins id='o057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o057'><strong id='o057'></strong><small id='o057'></small><button id='o057'></button><li id='o057'><noscript id='o057'><big id='o057'></big><dt id='o05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057'><table id='o057'><blockquote id='o057'><tbody id='o05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057'></u><kbd id='o057'><kbd id='o057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o057'><strong id='o05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o057'><em id='o057'></em><td id='o057'><div id='o05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057'><big id='o057'><big id='o057'></big><legend id='o05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span id='o057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057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o057'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o057'><div id='o057'><ins id='o05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o057'></dl>

            最後一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老刀其實不是刀,而是早年間老城衙門裡的一個行當,說白瞭,就是拿著斷頭刀砍人頭的劊子手。老刀們平時都很閑,到瞭秋決犯人時才忙幾天,平時薪俸也高,可砍人頭的行當既晦氣,又沾染著血光,因此極少有人肯幹這一行。老城裡的老刀中,李三山算是名頭最響的一個,他不但刀快,而且出瞭名的刀狠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父母早亡,又無妻子兒女,隻與親弟弟李四水相依為命。那年,李四水因誤殺人命,被判斬立決,衙門裡另一個老刀正好告假,這個差事理所當然地派給瞭李三山。當時老城都轟動瞭,人們都想瞧瞧,平日裡砍別人腦袋眼都不眨的李三山,能不能下手殺自己的親弟弟。

              行刑當日,法場人山人海。午時三刻,追魂炮一響,隻見李三山肩扛斷頭刀,懷抱老酒壇,大步流星地上瞭斷頭臺。隻見他來到李四水跟前,拍開酒壇,倒瞭兩碗老酒,捧給弟弟一碗:“四水,你犯瞭國法,天理難容。今日你喝哥哥一碗酒,我送你上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四水含淚喝完酒,哽咽著說:“哥,等會兒下手快點,給兄弟個痛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開斬!”監斬官一聲令下,李三山一口幹掉另一碗酒,擎起斷頭刀,大喝一聲,血光飛濺,李四水人頭落地。圍觀的人群先是一愣,隨即爆出一陣叫好聲。李三山卻面沉如水,一滴淚也沒掉,轉身大步而去。自此,人們暗地裡都說,這李三山刀無情,人更無情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操瞭一輩子斷頭刀,砍頭無數,臨老孑然一身,獨自住在一個偏僻小院。這年入秋後的一個晚上,李三山正在傢中喝悶酒,就聽有人輕輕敲門。打開一瞧,門外站著個四十多歲的女人,手裡還提著兩個盒子。女人開門見山道:“我叫韞娘,你可是衙門的李老刀?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疑惑地問:“我是李三山,你有何事?”韞娘不說話,隻是淺淺一笑,進門後打開左邊的盒子,裡面是“齋爽樓”的幾盤精致小菜、一壺上好汾酒;打開右邊的盒子,裡面是滿滿一盒子馬蹄銀。韞娘斟酒端菜,又把銀子推到李三山面前,之後便挨著李三山坐下,臉色暈紅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正襟危坐,沉下臉一把推開韞娘:“你有何事就直說,要是拐彎抹角搞鬼把戲,就請離開我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韞娘一呆,隨即意味深長地一笑:“都說李老刀冷面冷心,砍頭不眨眼,連殺親弟弟都不掉一滴淚,沒想到果真如此。”見李三山臉上變色,韞娘輕嘆一聲,突然撲通給他跪下,“求您老手下留情。”韞娘說,她的丈夫早亡,隻留下個遺腹子叫天寶。半年前,天寶和幾個地痞爭鬥時,失手打死瞭一個,被判斬刑。韞娘為瞭保住兒子性命,上下打點,買通瞭刑場的上上下下,如今就差李三山,隻要行刑當日,李三山刀下留情,砍頭時故意假裝失手,砍斷綁縛天寶的繩子,天寶就能趁機逃出刑場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大怒,仰天冷笑一聲:“你把我李三山看成什麼人?如果我是貪財的無恥之徒,還配拿這把朝廷給我的斷頭刀嗎?”說著拿起那把寒光閃閃的斷頭刀,冷冷地看著韞娘。

              韞娘看著那把刀,突然問:“難道你這輩子沒做過虧心事?沒收過一文錢的貪賄?”誰料李三山卻大笑著一拍刀背:“你真說對瞭,我李三山做瞭一輩子老刀,砍的不是貪官污吏,就是強盜惡霸。別人也收買過我,可我對著青天發誓,我沒收過一文錢,沒錯殺過一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看著李三山慨然正氣的模樣,韞娘知道這事兒辦不成瞭。突然,她古怪地問:“你是說自己從不刀下留情?”“當然!”李三山說。韞娘再問:“如果你要殺的人是你的親侄子呢?”李三山大驚:“你說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韞娘從懷裡掏出一封發黃的信,丟給他:“當初你能殺你的親弟弟,現在我倒要瞧瞧,你還能親手殺你的親侄子嗎?”說完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看完信,臉色慘白,一下子蹲在地上。信上的字跡他認識,正是弟弟李四水所寫。原來,當年李四水偷偷愛上瞭韞娘,可這韞娘是個寡婦,他就一直沒敢對大哥說,後來李四水法場被殺,不久,韞娘生下瞭遺腹子,就是將要被李三山砍頭的天寶。信上說,求李三山看在兄弟情分上,他死後,一定好好照顧韞娘和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手一抖,信飄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行刑當日,李三山心情沉重地來到刑場,天寶被押瞭上來,李三山越瞅越覺得天寶長得像弟弟四水。時間一點點過去,眼瞅著追魂炮就要響,李三山心尖子揪得生疼,他當初殺瞭弟弟,痛苦瞭半生,難道現在還要殺親侄子?他滿頭大汗,從來握刀有力的雙手,竟然不住地顫抖。

              正躊躇間,追魂炮響瞭,他猛地抬頭,突然看到手裡的斷頭刀。這刀是當初自己的師父孫老刀傳給他的,孫老刀幹瞭五十年老刀,李三山還記得,臨瞭師父把刀傳給他時,曾說:“人間刀有百種,有長有短,有快有鈍,有正有邪,唯有這斷頭刀,稟天地正氣,殺的是違法之人,護的是人間至公。執法之人不可有二心,不然這斷頭刀,斷的不但是人頭,砍斷的還是人間公道!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想起師父的話,猛然一聲暴喝,舉起斷頭刀,朝天寶揮去。他在一瞬間已經想好,等殺瞭天寶,他就揮刀自盡,向死去的弟弟贖罪。

              血光沖天!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蒙中明明看到天寶已經被砍頭,可再一揉眼,卻發現天寶的頭顱完好,身上的繩子卻開瞭。隻見天寶沖他嘿嘿一笑,跳下刑場,一溜煙兒地跑瞭。李三山急瞭,他大叫一聲,扛著斷頭刀就朝天寶追去。

              天寶年輕腿腳快,李三山追瞭半天,才看到天寶的背影。他忍不住大喊:“給我站住!”天寶回頭,嘿嘿笑說:“我又不是傻子,我站住不是等著給你砍嗎?”李三山紅著眼珠說:“欠債還錢,殺人償命!你犯瞭國法,我不能不殺你。”天寶眼神古怪,邊跑邊說:“我爹是你親弟弟,我可是你親侄子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氣喘籲籲,仍舊腳步不停:“等我砍瞭你,我就自盡贖罪。”天寶樂瞭:“要砍我,你得快追。”說罷,加快瞭腳步。就這樣,兩人你追我趕,翻山越嶺,從天黑追到天明,從天明又追到天黑。不知道過瞭多久,眼見前面出現瞭一座高聳入雲的城池,城門口站著一個女人,天寶跑到女人身邊,藏在她背後,喘著粗氣說:“娘,救我!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趕到跟前一瞧,那女人正是韞娘。韞娘瞪著眼質問:“大伯,你真的連親侄子都不放過嗎?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呆愣半晌,淒然說:“弟妹,你別怪我,國法無情啊,如果我徇私枉法,砍斷的不是人頭,是人間最寶貴的公道。你放心,我一命還一命,殺瞭天寶,我來償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韞娘苦笑:“我勸不瞭你,你看,這人是誰?”說著,她閃開身,一個男子走瞭過來,朝李三山喊:“大哥。”李三山一瞧,差點兒嚇死,那男子竟然就是當年被他砍瞭頭的弟弟李四水。

              李四水眼含淚光:“哥,看在我的面子上,你就饒你侄子一命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慘然說:“兄弟,你忘瞭咱們的爹娘是怎麼死的?”當年,李三山的父親被惡霸害死,兄弟倆去告官,不想那惡霸買通官吏,官吏徇私枉法,私放瞭惡霸。李三山直視著李四水:“如果我今日放瞭天寶,與當年的惡霸和貪官有何兩樣?”

              李四水咬牙問:“你真不留情?”李三山臉色冰冷,輕輕搖頭。“好!我說不動你,看來要請這個人來勸你瞭。”李四水說著,拍瞭拍巴掌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看著那人,驚愕得說不出話,揉瞭揉眼睛,不禁嘴唇顫抖地說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原來,來人長得與李三山一模一樣,形同影子一般。來人一笑:“刀啊刀,我是真正的李三山,你其實是我那把斷頭刀呀!”

              “李三山”愣住瞭,他一摸自己全身,發現自己冰冷似鐵,一敲身體,“錚錚”作響,他不禁喃喃自語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真正的李三山一指身後的那座城池說:“刀呀刀,你瞧瞧這是哪裡?”

              斷頭刀抬頭一看,發現城上四個大字:陰曹地府。再看李三山、韞娘、李四水和天寶,除瞭天寶外,三個人腳離地三寸,正是幽魂模樣。李三山對他說,他與李四水和韞娘已死,隻有天寶還活著,他求斷頭刀饒天寶一命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那天在刑場,韞娘為瞭打動他,竟然一頭撞死,李三山一時心軟,忍不住放瞭天寶一馬,之後當場揮刀自殺謝罪。誰料,李三山那把斷頭刀砍殺犯人無數,得天地正氣,竟然有瞭靈氣,幻化為李三山的模樣,緊追天寶不舍。天寶無奈,逃避不瞭追殺,竟然趕到陰曹地府來求救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李三山突然給斷頭刀跪下:“我李三山一生做事無愧於心,我就這麼一個侄子,我與你本是一體一心,你就饒瞭他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斷頭刀仰天長嘆:“李三山呀李三山,你好糊塗,人間為何還有良知,那是正氣公道未斷絕,如果連執法之人都徇私枉法,人間還到哪裡去尋公道天理?”說著,他依舊幻化為刀形。

              李三山、李四水、韞娘齊叫:“刀下留情!”

              可斷頭刀無情地劃過天寶脖頸,天寶悶哼一聲,人頭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一件怪事傳遍老城,說是在刑場逃走的犯人天寶,在李三山的墓前身首異處,旁邊地上,還插著一把鋥亮的斷頭刀。斷頭刀刀柄筆直插天,在寒風中屹立不動,如同一株剛直不阿的老松。